房地产、建筑业及其相关配套行业

2020-06-17 19:14

山东、浙江等经济大省仍然是新增不良贷款大户。浙江银监局昨日最新数据显示,截至6月底,该局辖内不良贷款余额已经高达1356亿元,虽然6月单月新增余额和不良率,环比5月减少106.5亿元、下降0.17个百分点,但仍比年初增加了156.7亿元、上升0.13个百分点,不良率6月末则达1.96%。

据媒体公开报道,今年上半年,银行业核销坏账达1001亿元,核销率较年初提高了近15个百分点,处置回收不良贷款922亿元,远超去年同期水平。

持续增长的银行不良贷款,不但没有下降,反而出现了扩散的势头。浙江银监局昨日公布的数据显示,今年上半年,浙江不良贷款余额达到1356亿元,比年初增加了156.7亿元。

阎庆民日前也在署名文章中仍明确表示,银行业金融机构应利用盈利较好的条件,加强与财政、税务部门沟通,进一步加快核销不良贷款。(第一财经日报)

这一数据已经超过2013年全年。2013年末,全国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为5921亿元,同比增加992亿元,而今年上半年新增不良贷款已超去年全年32亿元。

公开信息显示,截至目前,已有上海、广东、浙江、山东、广西、贵州、青岛、河南等八个省市银监局公布了上半年辖区银行业运行数据,除了河南以外,其他地区不良贷款无一例外地“双升”,其中部分地区增幅甚至超过60%。

“目前宏观经济有企稳的势头,下半年的情况也许会好一些。”上述股份制银行人士说,经济企稳有利于减缓风险暴露,对银行不良贷款产生也有好处。

实际上,不仅浙江,今年以来,全国不良贷款已经出现扩散的迹象。据银监会统计,今年上半年,全国商业银行新增不良贷款1024亿元,包括浙江在内,八个已公布上半年数据的省市,不良贷款全部出现上升,其中部分地区新增规模已超过去年全年的60%,并且从浙江、山东等传统不良贷款高发地区,向广东、广西、河南等地扩散。

多位业内人士向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分析,钢铁、机械制造、船舶和大宗商品贸易,是目前不良贷款主要来源,而随着风险逐渐暴露,房地产及周边行业将成为之后不良贷款最大的风险点,预计下半年银行资产质量将继续下降。

山东青岛和广西亦是如此。6月末,广西全区不良贷款余额和不良率分别为193.65亿元、1.26%,比年初增加36.72亿元、上升0.15个百分点。

在不良贷款持续增加和扩散的同时,上述地区不良贷款还出现加速生成的态势。这在浙江、山东、广西等地有明显体现。

而在上述八个省市中,青岛是不良贷款增加最快的地区。6月末,青岛地区不良贷款余额156.81亿元,比年初增加60.09亿元,增幅超过60%;不良率为1.54%,比年初上升0.54个百分点,为2010年9月份以来的最高点。

与此同时,新增不良贷款还出现加速生成之势。据山东银监局统计,今年上半年,该省新增不良贷款超过160亿元,接近去年同期的5倍;浙江新增不良部分亦超过去年同期50%以上。

以广东省体现最为明显。在资产质量持续多年向好之后,广东银行业不良贷款在今年上半年重回上升通道。6月底,广东银行业不良率达到1.36%,比年初增加了0.16个百分点。而此前直到2013年底,广东省不良贷款都在下降中。

山东银监局数据亦显示,去年上半年,该省不良贷款比年初增加34.15亿元,不良贷款率1.58%,比年初下降0.03个百分点,而今年上半年,其新增不良贷款余额已接近去年同期5倍。

由于广东、江苏尚未公布半年度数据,截至目前,山东已经取代浙江,成为不良贷款增加最快的地区。据山东银监局统计数据,6月底,该省不良贷款余额已增加到815.37亿元,不良率为1.57%,分别比年初增加167.31亿元、上升0.22个百分点。

据银监会7月25日公布的数据,截至6月末,全国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达6944亿元,比年初增加1024亿元,连续11个季度上升;不良贷款率为1.08%,比年初上升0.08个百分点。

风险预警已在逐步变成现实。数据显示,上半年,全国房屋开工面积同比下降16.4%,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6.%。70个大中城市新建商品房价格环比下跌的城市,从4月份的8个快速增加到6月份的55个,银行信贷风险明显上升。

而据商务部、国家统计局等数据,今年一季度,全国进出口总值下降3.8%,而二季度则实现增长1.8%;发电量则同比增长5.7%,高于去年同期1.3个百分点;制造业pmi为51%,比去年同期高出0.9个百分点。

虽然6月不良贷款余额和不良率均有所下降,但浙江银行业今年上半年资产质量并未改观。去年同期,该省新增不良贷款为106亿元,不良率上升0.06个百分点。而今年上半年,这两个数据分别比去年同期增加50.7亿元、高出0.07个百分点。

值得注意的是,根据上述特征,银监会高层在近期内部会议上判断,部分行业持续承压,企业负债水平整体上升,资金链趋紧,经济上行时期被掩盖的风险可能进一步呈现,银行风险形势更趋复杂严峻。

另一家股份制银行人士向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分析,除了产能过剩行业和领域,房地产、建筑业及其相关配套行业,将是今后一段时间银行主要风险点。随着房地产市场分化加剧,银行信贷管理面临较大挑战。而银监会副主席阎庆民此前撰文表示,随着房地产价格回落,加剧了金融和经济波动,是银行不良贷款上升的主要因素。

“除了产能过剩行业,珠三角地区大宗商品贸易行业的风险今年也开始逐步暴露,比如去年上半年出现的虚假贸易,虽然监管机构后来采取措施防范,但风险暴露有滞后性,都在今年冒出来了。”一位股份制银行风控部门人士告诉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。

“从这几个指标来看,宏观经济确实出现了回暖迹象,这会对银行资产质量产生正面影响,但这同样有滞后性,下半年银行不良贷款肯定还会继续增加。”英大证券研究所所长李大霄(微博)对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称。

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梳理发现,剔除广东、上海两地,上述其他六个省市今年上半年的新增不良贷款已经超过440亿元。

除了浙江和山东等地,今年上半年,不良贷款的扩散趋势也非常显著,珠三角地区、福建、山西、河南等省份不良贷款均出现了这种情况。

不良贷款的持续上升,银行对资产质量担忧的日益加剧,加大不良贷款核销力度或是下半年商业银行的重点。

山东某商业银行此前曾表示,从去年开始,山东滨州、济宁等多地爆发联保风险,涉及银行信贷资金上百亿元。而深圳银监局副局长胡艳超此前曾对本报记者称,钢贸、电解铝等行业风险,从长三角向珠三角传导,虽然问题尚不严重,但风险也已暴露。

但同时,据媒体报道,21家主要银行关注类贷款上半年增加了1330亿元,未来银行资产质量或将持续承压。